苇°虽千里,王命不留行

黑心反派

隔岸 「韩叶 喻黄 双花」-2-

*最最前面有个楔子,完毕【等等,这是什么节奏?!】
*以及,这是一章刷剧情专用章,只有微喻黄。。上面的三个CP。。。。。咳咳。。。

————————————

喻文州站在曜水岸上,眺望着渺远的群山。不过这看似遥远的距离对于他也只是一瞬间的事罢了。

他在等人,但这并不妨碍他开开小差,想想那个可以让他不自觉嘴角就能挂上上挑弧度的青年。

身后传来脚步声。

他没有回头,但是收起了笑容:“我已经决定的事情就不会再改了。”

“事情总会发展的不是吗?”叶修笑笑,“起码你今天出来见我了。”

喻文州仍然看着远处起伏的山脉:“我来只是为了让你死心。”

“嘉世已经抓了多少妖了,又有多少9妖在最后关头自杀了你自己清楚。”叶修皱眉,“你不应该是目光短浅的人。”

“我目光短浅?”喻文州不屑地笑笑,“那你为什么不把那个东西交出去,这样妖族被抓去的就会少得多。”

叶修心头一跳,表面却依然云淡风轻外带一点懒散:“你让我交什么?节操吗?”

“嗯?你交什么——这可是个有趣的问题啊。”喻文州好像毫不介意把后背留给这个看起来并不友好的人,“让我想想……”

“就从苏沐秋说起吧。”喻文州声线柔和,但落在叶修耳朵里却激起了凛冽的寒意,“我们都知道,苏沐秋毁了那个五百人的村庄是别人伪造出来的,可是以我们对他的了解不会有什么人能和他结仇,那么为什么呢?用这种方式致他于死地想要的是什么呢?唯一的解释就是他创造了什么秘密的东西,而嫁祸他的人想要得到它。”

晚风轻拂,水波荡漾,水面弯月支离破碎。

“之后就有人劫了他的法场。但很可惜,人类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就把他抢了回去。这让我不得不怀疑是那些人——姑且让我这么称呼他们——想要让他感到置之死而后生来放下警惕。记得你那时候还想去劫法场的吧?既然可以从守备森严的法场把人劫出来怎么会这么轻易地就让他被重修抓回去呢?那么,谁劫的法场?他们又想要什么?”

“苏沐秋是个妖阵天才,有所成就的最大可能就是在阵法方面。而古妖阵的复原代表了他的最高成就。会不会是哪个古妖阵引起了别人的注意?”

“我和苏沐橙聊天的时候,总听他说起苏沐秋给他讲的故事大多都是上古妖帝摆阵退敌的故事,他说他哥哥不止一次强调那些阵法都是真的。但那些传说中的阵法大多是耗费很大,需要很多大妖来配合施展的,我实在是想不出他们会为了这样的阵法付出这么大代价。”

“但还是有一个阵法引起了我的注意。”喻文州闭上了眼睛,“上古妖帝封赏投诚人类的化妖阵。”

叶修没有出声,喻文州的影子在皎洁的月光下拉得很长。

“有一个组织——嘉世——为了捉妖下了太大的成本,要是他们得到了化妖阵就可以随便地抓些会点法术的人转化了来卖钱,大概就不会为了我们再来费心了吧……打着盛世嘉年的旗号掩盖这种心思,真是恶心。”

“怎么不说话了?你大概是在想着怎么消除我的记忆或者是杀了我灭口吧?”喻文州终于转身,一双黑眸因背光显得无比深邃。

“你误会了,我是在想你一条鱼脑子怎么这么发达。”叶修懒散地笑了一下,但是却坚定地说,“东西不能给他们。”

“你真是善良。”喻文州嘲讽地一挑嘴角,“那天出手劫法场的还有你吧,后来就发现你多了这把武器。看来我是猜对了,化妖阵就在这把伞里记着吧?如果我把它抢了送给嘉世,这大概会是他们收到的最好的新年礼物。”

风起,云涌,河水飞溅到半空,聚成一条水龙向着叶修张牙舞爪地冲去。叶修握住伞柄的手发出莹莹绿光,一条由柳条聚成的藤龙针尖对麦芒地向着水龙冲去,僵持了一瞬便冲垮了水龙向喻文州攻去。喻文州只得再聚起旋转着的水壁挡下这一击。

“我说过,你打不过我。”叶修握住伞,握得很紧,伞柄的花纹几乎要嵌进肉里,伞上的光芒愈发的刺眼。

“你也杀不了我。”喻文州一笑,转身就消失在河里。

叶修站在河边,风很大,吹来了可以严严实实遮住月光的乌云,眼神闪烁,似乎是想起了什么。

要下雨了。

*************************

叶修撑着伞慢慢走着,临近那座被毁了又重建的村庄,犹豫了一下,还是打算进去看看。

叶修沿着青石板路彳亍着。每家每户的房门都是紧闭着,新磨平的石板镶在墙上,冷冷清清,毫无人气。他一直向前,没了路就向右转,忽然间就听到了唰唰的声音。如果他判断得不错,那是有人在雨中练剑。

走近几步,就听见一个年轻的声音在报着剑招:“三段斩,上挑,银光落刃,看剑……”

叶修好奇地跳上房顶,只见雨丝有时被斩断,有时被汇聚成流,竟像是给剑套上了晶莹的剑鞘。

正想着,一道剑光呼啸而至,却是叶修一时间没有隐好身影,被发现了。叶修下意识地从伞柄抽出自己的剑封住攻势,侧身把剑向来人的肋下点去。

“你是谁啊大雨天还跑来看我练剑是想偷学吗那可不行我的剑法是家传的不能给别人诶你也不错嘛居然能挡住我的落凤斩你肯定不是来偷学的快说你有什么目的!”青年剑客一边说着比雨还急的话一边出着比雨还急的剑。

“说这么多小心呛雨岔气啊。”叶修被眼前人的喋喋不休吵得头都大了一圈,一把剑防得滴水不漏,“我只是路过,听见有人练剑所以想来看看而已。”

“是吗!?那太好了我们就切磋切磋吧好不容易能遇见个对手你可千万别留手我可是要继承剑圣之名的小心了看剑看剑看剑看剑!!”

叶修被满级话唠攻势强制性攻击,想要快点结束战斗。只见碧绿的光自剑柄慢慢攀附了整把剑,剑锋瞬间变快点向眼前人的喉咙。黄少天一惊,可还是撤剑將將挡住去势,叶修一抹一挑,剑便从黄少天手中飞出去斜插‖在地上。

“你是妖怪!!”黄少天这次是真的被吓了一跳,随即从腰间的剑鞘里又抽出一把剑,蓝色微光氤氲,剑锋非常薄,又细又长,剑柄上用花体小字刻着“冰雨”,端得是一把好剑。随即又嘟嘟囔囔地说着,眼神一贯地犀利:“最近怎么总是能碰见妖,上次那个也是,这次这个也是,都是感觉不用冰雨都战胜不了的强大的对手啊。不过说起来我见过的妖怪怎么不像是父亲说的那样面目狰狞眼睛通红只想杀人似的。”

叶修听了冒了几条黑线:“你父亲说的那是怪,不是妖,妖怪其实是两种。妖大多数都是很好的,没听说过又妖像你父亲说的那样。”

“诶你也这么说!上次那个家伙也是这么说的,不过一开始我还不相信不过后来发现他还是很好的,没跟我打也没想杀我还抓了条鱼送我……不过后来他一转身就消失了我还以为他掉到河里去了。后来想想他也是妖啊,总不能淹死吧,于是我就大喊三声谢谢拎着于回来了真是傻透了。不过居然和父亲说的不一样一时间还是有些反应不过来啊。”黄少天说着说着就跑了题,最后居然还给拽了回来。

叶修眼里飘过一点点笑意,这喻文州不会是看上这小子了吧?主动献[划掉]现身了都。

“聊了这么长时间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呢。”而且是你单方面说话哪能算是聊天!叶修努力地从黄少天的长句中过滤信息,觉得脑子都不够使了。

“黄少天,黄色的黄,少侠的少,天空的天,黄少天,怎么样好记吧好记吧?”黄少天用自动回声功能做完了自我介绍。

“叶修,我住在山里,崖壁上。”叶修刚说完,雨也停了,摆摆手消失在夜色里。

黄少天也跟他挥手,一个约战也让他说得跟戏词那么长。

———————————————

我总觉得写黄少是最好的刷字数的方式【你够了。。。。。

评论(7)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