苇°虽千里,王命不留行

黑心反派

隔岸 「韩叶、双花」 -1-

张佳乐摘了一兜果子,打了只野兔,想着还留在山洞负伤中毒的同伴,又加快了脚步,一阵风似的卷过山岗,飞进山崖峭壁上一处藤蔓纠结之地。

一进山洞,发现洞里还多了个人。张佳乐看了眼也没在意,径直扑向还在睡觉的孙哲平。

“我说……小花啊,你也是的,非得等他睡着了再去觅食,万一他们找过来了怎么办?”腰间挂着把白纸伞的叶秋说道。

“滚!你才小花!告诉过你我叫张佳乐!”张佳乐愤怒地把兔子剥了皮,把血淋淋的皮朝着叶秋扔了过去。

叶秋拿伞一蹭……那张皮就糊到了孙哲平脸上。

“叶秋你个心脏的家伙?”张佳乐慌忙跑过去帮刚被砸醒的孙哲平擦脸,还不忘回头骂他混蛋。

叶秋嘴里叼着根草,懒洋洋冲他说:“你就是这么对待救命恩人的啊?”

“叶秋你大爷!”张佳乐再次把刚刚用过的布对准叶秋的脸扔了过去。

孙哲平一睁眼就看见山洞里各种东西飞来飞去,无奈扶额:“乐乐你先别扔了,叶秋你别再欺负乐乐了,活了一千多岁越过越回去了。”

叶秋挺恶质,单纯觉得气张佳乐很好玩,一看他家里那位说话了,加上刚刚受了伤有些疲惫,就没再接话,靠着洞壁闭目养神。这对于本质是用生命在嘲讽的人来讲实属难得。

张佳乐气呼呼地去考兔子,心里又给叶秋记了一笔,等着孙哲平伤好了之后一并报复回来。张佳乐恨恨地想着,把柴堆戳得火星四溅。

叶秋看他弄得连遮挡洞口的藤蔓都快烧着了出声想要嘲讽:“小花——”

“叫我张、佳、乐!”张佳乐比划着那根柴火,瞪着他。

“我说得也没错嘛,一只小花变成的妖怪。”叶秋咂着嘴,“洞口都要被你弄着了,难道你想晚上变成本体去洞口挡风吗?”

看看又要炸毛的张佳乐,孙哲平赶紧出来安抚。

“叶秋,你受伤了?”孙哲平发现叶秋手腕似乎是露出段绷带,又不和常理地一直窝在洞角,问了出来。

“嗤,被埋伏了,没事。”叶秋不在意地说,“倒是你,再解不了毒手可就要残了。”

张佳乐闻言一根柴火就砸了过去:“你死了哲平也残不了!”

“你这乱扔东西的习惯怎么就不改改呢?这些年来得砸到多少未成年小妖啊,要是能告发铁捕房得收到一整间屋子的告状信。”叶秋用左手一把抓住柴火,扔了回去。

孙哲平看不下去张佳乐被气到,就转移了话题,和叶秋聊起了天。

聊着聊着就说起了八年前的灭妖风波。

“你知道吗,我们俩刚到人间的时候,乐乐为了好玩就变成朵花长在了一户人家房顶上天天偷看……”

“孙哲平!”张佳乐脸一红,气愤孙哲平揭人短。

“咳,不是,我想说的是那个……你听到的那话。”孙哲平赶忙解释。

“哦?听到什么掉幸运值的话了?”叶秋似笑非笑地暼了一眼张佳乐。

“没有!”张佳乐忍住丢他东西的冲动,“哲平你提起来的你解释!”

“好好好。”孙哲平有些后悔自己提起了这个话题,一手揽过张佳乐,“那天乐乐好奇发酒疯说胡话是什么样子的,我们就找了家办喜事的,结果就听间一个女的说他哥是周家人,武功高强,先是吹了小半个时辰他的武功怎么个高法,然后又说他哥在那次灭妖风波里是多么地英雄,后来又说他性格变得越来越冷漠,除了个面具宝贝着什么都不在乎了。我挺奇怪,你说那个什么面具是不是有什么名堂?”

“除妖英雄?周家?面具?”叶修复述了一遍,眼神闪过一道莫名的光。张佳乐觉得气氛不太对,不由得向孙哲平缩了缩:“怎么了?真有问题?”

孙哲平看看叶秋脸色,抱了抱张佳乐:“不说了,吃东西吧。”

“哦……”张佳乐把烤好的兔子递给他,开始默默啃果子。

就听叶秋忽然嗤笑一声:“食人花就是食人花,真麻烦。”

紧张的氛围一下子就被打破了,孙哲平一听黑了脸:“叶秋我看你是馋的,”

“哥才不馋那些油乎乎的东西,”叶秋挑挑眉,“那叫你什么?猪笼草吗?”

“……靠叶秋你等我手好了!!”孙哲平狠狠地撕着兔子肉,就好像嘴里的东西就是叶秋,顺便用眼刀戳了他一千个洞。

“啧啧,太凶残了,不过你手好了也打不赢哥。”叶秋目光都欠奉,伸手从张佳乐的袋子里掏果子。

“那我们两个打你一个!”张佳乐一眼看见了叶秋把一个大果子拿出来,“靠叶秋果子没你的分!”

叶秋啃了一大口:“切,幼稚。”

孙哲平一手拿兔子一手抱住张佳乐防止他再扔东西砸人。

***********************

韩文清黑着脸回了铁捕房,顿时空气都凉了下来,周围方圆十米内除了张新杰都不敢站人了。张新杰推推眼镜,把怀的册子打开,跟着韩文清向训练场走去。

“队长,也许以前我们都想错了。根据最新的情报,我又把之前所有与大妖叶修有关的事件整理了一遍,证明他是在查些什么,另外有一些情况是在被追杀,不是他引人出来达到杀人的目的。尤其是刚刚的事更加确定了我的判断。”张新杰顿了顿,“我们被人有意误导了。”

韩文清嚯地转身,看着张新杰的眼睛:“已经确定了?”

张新杰点点头:“完全合乎情报和逻辑。”

韩文清周围的气压又升高了一截,向着一根木桩走去。他现在急需发泄。

张新杰继续汇报:“根据两天前暗卫的汇报,叶修杀的人最终都或多或少和八年前诛杀大妖苏沐秋事件有关,但汇报的暗卫已经中毒身亡,至于为何中毒正在秘密调查中,但毒的种类刚刚确认,是柳凝霜寒毒。”

韩文清一拳打上木桩,木桩危险地裂开了:“是叶修,对吗?”

张新杰张了张嘴,没等他说话,韩文清冷笑一声:“他们是想让我这么想,对吗?柳凝霜,哼,我确实知只知道一个柳树妖怪叫叶修,但又不是所有柳树妖怪都叫叶修。被骗了八年,他们倒是想的挺美,要是我真想抓人,八年还抓不到一个叶修?”

张新杰皱眉:“不能完全排除,毕竟所有的证据都指向叶修。”

“我明白你的意思。”韩文清说道,“假设有人想让我们按照他们的思路来,我们该怎么想?”

“叶修所做的一系列事情都是要给苏沐秋报仇,他们两个妖是一路人,都应该被除掉。”张新杰接过话头,“但是诛妖本来就是我们的工作,他们有些多此一举。”

“苏沐秋的那次,你还没来铁捕房吧?”韩文清问道。

“嗯。”张新杰回答。

“文案重新整理,案子再次秘密调查。你亲自来。”

张新杰再次扶了扶眼镜,转身走出训练场。

韩文清一脚把木桩踢得报废。记得七年前他第一次率队截杀叶修时,两人大打出手,战得昏天黑地。叶修穿着一身白衣系着宽宽的黑腰带,表情淡漠,眼中无有一丝杀气,只有坚定以及坚定下的淡淡悲伤。

韩文清一双铁拳架住刺来的伞,问他杀人的原因。

叶修嘴角勾起嘲讽的弧度,伴着嘴角溢出的殷红:“我想,他该。”

最后他还是让叶修给逃了,叶修的血迹化作一地柳叶随风飘零。

临走时那一身素衣几点红的人告诉他,他叫叶修,要给那些渣滓报仇的话就尽管来。

于是韩文清就真的追杀了他七年马上就要进入第八年,理由却和他与别人说的不尽相同。

他不信他只是喜欢怨怨相报地杀人而已。

他要查出来为什么然后把卷宗扔在他脸上。

然后呢?

————————————————
To be Continue

哪位大大教教我怎么做连接啊啊啊啊啊啊。。。。。。 PS:刚刚发现我把“寒毒”写成了“韩毒”。。。。。救命。。。。。

评论(7)

热度(13)